SillaQ

极度杂食 什么都吃 谨慎关注
主爆右/胜出/轰出
正因为咔酱很强很凶很骄傲所以才让人更想欺负他不是吗!(危险发言

绝赞低产中,一天只能写1k(你
红心=收藏,会蓝手刷屏请注意

5555555555555555被开老师点了心心好高兴哦5555我打滚

(但是还没有开始写第二章
(土下座

【出胜/R18】绝对服从(1)

·成年职英,已交往

·pwp连载,只是想写各种play,本章字数8k5

·(其实本来只想分上下的但不小心飙得太多了(。

·本章包含:spank(用中文讲怪怪的,不懂也不要问别人,词典查一下就好了!!

·开头好啰嗦哦,想直接上车请拉到最后点链接

·望食用愉快




爆豪胜己最近发现绿谷出久怪怪的。

 

他们已经交往了一年左右,职业英雄的工作非常繁忙,尽管相处的时间不多,但他们的感情生活还是渐渐稳定了下来。通常是绿谷出久回家更晚一点,爆豪胜己做好饭再等个一会儿对方就笑吟吟地回来了。两人闲聊着吃完饭,绿谷会蹦蹦跳跳地跑去洗碗——这个动作套在绿谷出久身上竟一点都不显得幼稚,大概这就叫做恋爱滤镜吧,爆豪无可奈何。

 

做完家务,他们会在宽大的沙发上挤作一团,谁也不让谁,抢夺着电视遥控器,尽管是通过石头剪刀布来决胜负的——爆豪胜己赢的次数确实更多一些,这也让他得以随心所欲地看欧尔麦特访谈以外的节目——如果忽略那只报复般在他身上煽风点火的手的话。

 

成年的绿谷出久好像再也不怕爆豪胜己凶巴巴的语气,大概是借着身体素质的成长肆无忌惮了起来,甚至有时还能堵得他说不出话。爆豪胜己气不过,却又无可奈何,于是他们会一路打打闹闹到卧室,然后用另一种方式来解决问题。

 

两人难得能碰到第二天同时没有事的晚上,但他们的频率还算不少,将将能够抵得过两人的需求(爆豪胜己认为)。激烈的欢龘爱非常消耗体力,他们经常是清理完就立刻相拥到床上沉沉睡去。

 

但最近绿谷出久,怎么说呢,精神意外的充沛?

 

这一点并不是体现在翻云覆雨中,而是在事后,爆豪胜己的眼皮快要合拢的时候,却有光在黑暗里重新亮起。

 

起初他还不在意,但这样的情况几乎持续了一整周,每个晚上,绿谷出久都趁着爆豪胜己要睡着时重新拿起手机翻阅着什么,这点燃了爆豪胜己从没随着年龄减弱过的好胜心——明明每次都是废久趴在自己身上消耗的体力更多,莫非他的身体素质又变好了吗?

 

一个晚上,爆豪装作自己睡着了,却是在将眼睛眯起一条细缝,从中打量着。

 

可他看不清,那上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字,臭书呆子的阅读速度又有些快,黑字几乎是还未稳定下来就又移动了几寸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爆豪胜己正巧休息。“喂,”他收拾着碗筷,在陶瓷的碰撞声中不经意地问起,“你每天晚上都看什么呢。”

 

他低着头,可是余光却一直定在绿谷出久刘海下的阴影里。

 

“诶?!啊,你看到了吗,最、最近事务所的管理人出国了,那边总是半夜才发来指示——”

 

爆豪胜己几乎要嗤笑出声——这家伙也太不会说谎了,他的雀斑都几乎要随着游移的视线飘起来——他拼命把笑声咽回肚子里,佯装着没有怀疑的样子,将厨具端到厨房里。

 

“啊,这样。”

 

他背对着绿谷出久,感受到那股紧张地在自己背上打量的视线,嘴角扯起一个危险的弧度。

 

这次是气极反笑。

 

自己的恋人的确在瞒着自己做什么。

 

随着“砰”的一声,绿谷出久的道别声被淹没在门缝里。

 

爆豪胜己闻声停下动作,锐利的红色目光在不算大的房间内一寸一寸扫过。

 

他就不信绿谷出久留不下一点蛛丝马迹。

 

 

 

……

 

妈的,怎么什么都没有啊?!

 

爆豪胜己几乎把卧室和客厅翻了个底朝天,愣是找不到一点异常的痕迹。

 

他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绿谷出久厚厚的一沓欧尔麦特杂志上,一想到还要趁那家伙回来之前把这堆烂摊子收拾好他就头疼。

 

他抬起左胳膊,让T恤的布料吸去额头上垂下的汗珠,动作间,他瞟过室内一隅——

 

书房。

 

那里几乎只有绿谷出久会去,如初中时一样做着所谓的英雄分析,只是载体从笔记本变成了电脑。爆豪胜己从不做这些记录,那些东西都印在他的脑子里了,他不需要,也不屑于去看那些碎碎叨叨的记录。

 

这也导致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书房里的样子。

 

他快速站起身,大步走到那扇关着的门前。

 

这一刻,他突然有些紧张。那扇门到底掩盖着什么样的秘密,什么废久必须瞒着他的东西,喉结滚动,他将手扶上冰冷的金属门把,压下手腕——

 

 

 

房间内异常整洁,所有东西都规规矩矩摆在他记忆中的位置,连木椅都一丝不苟地冲着正前方。

 

爆豪胜己失望地叹了口气,随着气流飘走的还有一缕莫名的期待,但它消散得太快,他甚至来不及去细想那是什么。

 

目光简单地搜寻了一遍书房并确定没有异样后,爆豪胜己转身想要离开。

 

可是身体不自觉停了下来。

 

有什么不对劲,有什么东西本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

这只是他的直觉,但直觉不就是身体察觉到,大脑却来不及处理的东西吗?爆豪飞快地搜寻着自己的记忆,试图找出矛盾的一点。

 

 

——有了,是纸箱上被擦去的灰尘。

 

那是他们搬家进来时用的几个纸箱,被用来装一些不常用的杂物,爆豪胜己嫌它们碍事就通通踢到不常用的书房来了。

 

他们在这住了大半年了,纸箱顶层已经积了肉眼可见的一层灰,连气流拂过时都像与空间固定在一起一动不动。

 

可就是这样的灰尘,竟在纸箱下半部分消失无踪了。

 

哼哼,被我发现了吧。爆豪洋洋得意。

 

他顺着灰尘消失的印记摸上瓦楞纸表面,看这个痕迹,废久应该是把它抱起来了。

 

他放下算不上轻的箱子,果不其然,下方的纸箱封口处微微上扬,一眼就能看出近期被打开过。阴影里还有什么东西,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着暧昧的光泽。

 

哈,就是这里了,爆豪胜己迫不及待伸出手挑起微翘的纸角,他倒要看看,废久都藏了些什么好东西——

 

 

 

“小胜。”

 

爆豪胜己维持着打开了纸箱的动作停住了。

 

“小胜,你在干什么呢?”

 

绿谷出久的声音久久回荡在狭小的房间内,久到爆豪胜己抓不到余音的尾巴,久到秒针好像停止转动,久到他听到自己的汗毛一根一根立起来。

 

啪嗒。

 

一滴汗顺着他颤抖的下颌线条掉到地上。

 

“啊,你都看见了呢。”

 

声音似乎自他耳边发出,他几乎能感受到那股危险的热气喷洒在自己的鼓膜上。

 

爆豪胜己大气都不敢喘,他不敢想象绿谷出久现在的表情,应该没有在笑了吧,毕竟被我发现了这些东西,不,如果还是眯起眼睛在笑的话才更恐怖吧?这家伙,原来喜欢这种东西吗?

 

爆豪胜己的视线无处安放,他只能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,紧紧盯着箱子里那些形状诡异的,那些让他头皮发麻的,那些他光看着就能想象到自己会被怎么对待的——


爆豪胜己观察日记·足

全年龄无cp,但从每一个字里行间都能看出我糟糕的恶趣味(...)所以打一下爆右tag方便避雷

是瞎写着玩的轻微意识流超短篇(又名:爆右爱好者犯罪全记录(








从形状难得圆润的脚尖开始,线条以温和的线条向上延伸。温和这个词在爆豪胜己身上很难找到容身之处,但在脚趾上的确得到了这样的体现——浑圆的趾肚像一颗成熟得刚好的白葡萄,被轻薄的外皮紧紧包裹住,外表刻有同样圆滑的年轮。小趾的触感略略有些硬,但又是有弹性的,会粘着外物不紧不慢地恢复到原有的形状。
圆形向上伸展出一个小小的凹陷,进而连接至脚掌,那里好像皮薄得包不住脂肪似的,由内而外透出不可忽视的血肉光泽。桃色由脚心开始渗出,由朦胧的朝暮扩散为一大片更加坚定的火烧云,染红了边缘的一圈。
待爬到正面,肉粉色倒是消失无踪了,像是一下子埋入了骨骼的哪个缝隙,变成崎岖的青绿色,又不知道从哪里跃出,撑起一条窄小的隧道。
从血管的起点再往后退,是修剪得有些过短的甲壳,好让沟缝里落不进哪怕一粒尘埃。钝感的方形确实是坚硬的,却又遮挡不住爆豪比常人高一些的体温,将软肉与外壳间烙印出一轮月色的弧。
向上再推移一寸,趾节伸出了左右两个迟钝程度不同的拐角,内侧的似乎比外侧更加平缓,但却是外侧的距硬物较近一些,几乎能直接触到灰白色的浅浅凹陷,顺着生长方向刻出浅浅的一道。
阴影向他身后游走,雕琢出由窄向宽的轻薄立面。肌肤纹理失去了重力一般交叉流淌,依附着骨骼变形至瘦削而高耸,冒出头的静脉像是平缓河流里偶然跳起的一股湍急血液,牵引着脚背静谧中带着点儿曲折地向上生长。
在水珠飞溅不到的背面,是爆豪的脚心。或许是个性所致,那里呈现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细腻光泽,像是刚织好的丝绸、春天初生嫩芽的表面、乳白色的细密银河。一个窝自然地向上弓起,好像容得下一切一样泛着朦胧的粉。如果将指尖若有若无搭上鲜少被触碰的足底表面,那份模糊不清的水雾一定会更加鲜明,绷直的滑嫩表皮上会燃烧起被极力克制的、暧昧的——苹果的颜色,而且是被亚当与夏娃偷采下来的那颗。
果实的枝叶自由延伸,撑出型态稳固的树根,那是人鱼的眼泪形状的,接受着雷雨洗礼的泥土触感的,少年的足跟。跟腱从那里伸出,只露出身体一寸后便急急将自己埋回炽热的身体内部。
可脚踝不随波逐流,它偏要将自己抽离在外好大一块,耸起一个温吞的小山包。山上什么都没有,光秃秃的,还带着点高纬度的冷。但它又不因此而过分疏离,反而碎碎念叨念着什么咒语,让人忍不住想用掌心捂住形状合拍的外踝骨缝,好让那份喋喋不休的吸引力安静一些。
如果将掌心置于脚踝,手指便能刚刚好贴在爆豪胜己的脚腕上,那里有一种少年特有的奇妙透明感,好像只需将拇指与食指随意搭上去,就能将纤细的一轮环入手心,细细品尝那汩汩流动的饕餮盛宴。

画了咔——
画不出来色情意味 倒像是饿了的大灰狼((

发一点牢骚

虽说幼驯染是很好吃啦,但是一点都不ooc的话我是想象不到两个人会在一起的。两人对彼此的感情都夹杂了太多的东西,一个能在恐惧里生出憧憬的种子就已经很不容易了,一个又怎么可能愿意在厌恶和高傲里抓住不一样的苗头。等到生出了喜欢的那一天,久不敢说,咔更不会说,有的只是两个人纠结不清缠绕至死的命运轨迹,他们把自己的秘密带到坟墓里的可能性还要更大一点吧。怎么才能让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呢,我想不到,除了一炮泯恩仇(…)少年的青春荷尔蒙在任何时候都是最好的借口(不

【胜出/R18】ほろよい

·给久久天使的生日贺文!!俗话说得好,爱他就让他爱的人祝他生日快乐(什么

·ほろよい:微醺

·原著设定,折寺时期,未交往,查了百度说霓虹暑假8月开始,所以淤泥事件和上雄英之间应该是久久生日没错吧!时间有问题的话不好意思!!只是用一下梗

·9k字纯车。请注意避雷:轻微强迫,口,酒后,无安全措施(

·OOC

·请不要客气地评论吧!!抓虫建议都大欢迎

·望食用愉快

 

 

爆豪胜己从没想到过事情会变成这样。

 

中午,他说着“喂,老太婆说今天是你生日,非让我给你这个”,看都不看一眼地把一瓶果汁丢到绿谷出久的身上。就算不回头他也知道,那家伙肯定又露出了那个白痴的笑容,就像从小到大他一直做的那样。

 

然而,绿谷出久做梦都不会想到,他吨吨吨迫不及待一口气喝下去的并不是什么他以为的,小胜记得他生日的证明,而是更加特别的东西——爆豪胜己特意给他调的烈性酒。

 

爆豪胜己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,这废物,上次说什么来着,他露出了求救的表情?真让人火大。

 

不好好摔碎他的妄想可不行。

 

废久喝完会变成什么样呢,在下午的课上嘟嘟囔囔说胡话被老师训一顿被所有同学嘲笑?然后那张蠢脸又会挤在一起皱皱巴巴地流出眼泪来,毕竟他泪腺那么发达。

 

好好享用自己的“生日礼物”吧,爆豪胜己想着,几乎要笑出声来。

 

下午的课上,他像往常一样把腿翘到桌子上,一边侧过头用余光去瞟坐在教室最后的人一边专心听课——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

——奇怪,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。

 

上课他看不清,下课了又有人一直叽叽喳喳地找他聊天,等到放学出教室的时候才看到绿谷出久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,好像睡着了。

 

“喂。”他踢了一脚绿谷出久的桌子,桌椅撞击发出哐当一声。

 

绿谷出久却只是哼唧了一下,脑袋在胳膊上蹭了蹭,露出通红的耳背。

 

嘁,真没劲,喝这么一点就睡着了。爆豪胜己啐了一声,双手揣着兜走出了教室。就让这家伙在这睡一晚上吧,他气急败坏地想。

 

 

 

所以当他回来拿作业的时候,他着实吓了一跳。

 

绿谷出久正坐在爆豪胜己的椅子上,背对着他,乱糟糟的绿色卷发在桌子,不,在铺着爆豪胜己校服外套的桌子上磨蹭,一边颤抖着。

 

是在颤抖吗?他看不清,于是他又走近一点。

 

看清楚之后,他无比庆幸刚刚顺手把门锁上了——废久把鼻子埋在黑色校服的褶皱里,缺氧一样地喘着气,他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着,纤细的发梢耷拉下来,在课桌上令人心烦地划来划去,就像他一直对爆豪胜己做的那样——但这都不重要。

 

绿谷出久的手在他宽大外套的遮掩下,前后耸动着,手上好像还沾着什么反光的东西。


每个初三男生都能猜到他在干什么,爆豪胜己也是。


是的,绿谷出久在闻着爆豪胜己的外套自慰。


给久久的贺图!!!画了宇宙第一可爱的天使,画了我觉得最可爱的表情,祝久久生诞快乐1111111

字丑所以有p2无字版(小声

小学生画风嘿嘿,有参考漫画

后知后觉好像应该按日本时间发55555

【切爆/R18】微熱

《微熱》BY:sillaQ

 

·微熱(びねつ):低热、低烧。

·切爆,原著设定,时间线在期末考前,未交往前提,双向暗恋

·纯车,甜蜜青涩的小处男(?)全套车,卫生和安全措施异常到位(不

·可能有点OOC,切视角,没啥爆心理描写

·第一次就开了将近万字的车,磨磨唧唧啰啰嗦嗦角色塑造不到位,请不要客气地抓虫和提建议吧!!(x

·望食用愉快

 

 

 

这已经不是切岛锐儿郎第一次来到爆豪胜己家开学习会了。

 

自从尝到爆豪帮忙补习的甜头之后,切岛就隔三差五跑到他家缠着他辅导功课。爆豪这家伙,嘴上说着“真难缠啊你这臭头发”,但每次都不厌其烦地臭着脸指出每一处错误,顺带监督自己完成作业。

 

切岛已经习惯了每次爆豪辅导完就自己干自己的去,留下他一个人思考,等着对方一会儿再不耐烦地揣着兜过来瞅一眼。

 

——怎么回事,今天这间隔是不是有点儿太久了?

 

“爆豪?”切岛在客厅冲着楼上喊,但久久听不到回应。心里正纳闷,他上楼推开男孩卧室的门,却在橘红色火烧云的映照下看到了从没见过的光景。

 

爆豪像难得玩闹累了的小狮子一样,侧卧在床上睡着了。

 

切岛想伸出手叫醒他,可嘴刚刚张开的时候,身体却先于大脑行动,自顾自地地蹲在了爆豪床边。

 

爆豪的轮廓在朦胧光晕的怀抱中显得分外柔软,黑色背心包裹着的紧实身躯随着呼吸乖顺地起伏,大臂肌肉松弛下来,闪烁着不可思议的朦胧光泽,看起来硬挺的发梢软趴趴地耷拉在枕头里,平日里大多纠缠在一起的眉头难得舒展开来,稍长的睫毛像某种动物轻飘飘的毛发微微颤抖着,总是凶巴巴闭紧下撇的薄唇微微张开,沉稳的吐息几乎沾染到切岛锐儿郎的脸上。

 

爆豪的,吐息。

 

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切岛的意识里就再也盛不下任何东西了。

 

这暂时还是切岛一个人的秘密,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,好像从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——他对眼前这位友人的感情早已漫过了名为友情的水位线。

 

爆豪炽热燃烧着的火红眼瞳,升腾起点点硝烟的温暖手心,扬起凌厉角度的下巴,他的愤怒,他的骄傲,他暴躁表面下的善良和温柔,他的一切都以不容得一丝迟疑的力度将切岛拽向单恋的漩涡。

 

对,单恋,切岛再清楚不过了,自己对爆豪来说不过是从入学到现在建立了对等关系的,他的朋友,一切越界的行为都没有发生的理由。

 

今后就让我所有的感情都只属于我一个人吧……切岛这么想着,自暴自弃地闭上眼,缩近了自己与那始作俑者的距离。

 

唇上的触感是他预料之中的、干燥的、带着爆豪稍高体温的、能感受到细密纹路的……苦涩的。

 

这是一个只停留在表面的吻,唇与唇的接触只有几秒,而这几秒足以让某一方下定决心将几个月以来的一切划上句号。

 

这是他们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有这样亲密的接触了。这么想着,切岛离开了爆豪的唇,细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,在自己与友人之间划出一道警示自己的分界线。他睁开酸涩的眼,让自己回到克制的现实中。

 

——现实是,那对闪烁着红宝石般幽暗光芒摄人心魄的眼睛正紧紧盯着他。

 

切岛大惊失色,连忙起身向后躲,并快速思考着该怎么向爆豪解释刚刚发生的事。不小心碰到了?你脸上有脏东西?我、我遇到了不交出初吻就会失去硬化能力的个性事故??

 

然而他忘记了对方灵巧的反应速度,早在他想到这一切之前,对方就以一个奇妙角度伸手抓住他的后领,硬是把他拽到了床上。

 

不仅是床上,而且是在爆豪的身上



因为实在不想复习(你这家伙)所以试着画了小男孩亲亲
爆豪·欲迎还拒装作惊讶地想不小心被亲到·胜己
绿谷·怎么办想亲亲又好害羞干脆闭眼好了·出久
(xxxxxxxx

一张漫画临摹 死柄木涂到肌肉痛(x 大腿好难画喔 掌握不好 肉感?
(电电和葡萄和常暗用来填补空隙(x